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宁红茶 > 正文

时间:2020-10-20来源:霹雳五号网

【导读】贝壳是我、海是你。我知道无论远在何方,只要把海螺贴近耳朵,就会听见大海的呼唤。相传如果一对情侣在月光下的海岸捡到了一只漂流瓶,他们就会收到放瓶人无限的祝福,并可以实现一个愿望。

  1
  如果时光变了
  世界暗了
  所有的光辉都在天地张翕的瞬间
  闭上了眼了
  我是不是就可以
  和你在一起
  
  想带你飞过那瞬间的永远、用极点的速度拉回千年的思念、回到从前。
  一片苍茫的世界隔断了我们的一开始。无尽的黄沙吞噬了蓝天的纯洁,疯狂的夺走了她的晶莹,粉碎成沙晶洒向大地的脸庞。我拉着你奔跑在这苍茫的黄色中,任凭沙粒放肆的流过我的脸,却大声的喊着我的疯狂。你被沙砾打红了的娇容,望向我时演绎成一种坚定的信仰。
  你知道的。越过这狂沙,就是我们的梦想。
  我答应过你的。采到那尽头的五山六合的精铁,就罢手此生、陪你游荡,乘坐天地精灵的翅膀。
  邪,我爱你。我会永远记得你,你会永远记得我吗?
  风吹散了一地的黄沙、云凝聚了天的海洋。
  你点头同意了吗?
  让我们的爱锁在这时空里、用亘古的魔杖印下不变的封印。
  
  2
  可你倒映成了一种虚拟
  还是我的梦深了
  太深了
  深到我自己都不知道
  我是谁了
  
  转瞬即逝的黑暗。
  然后就像你从未出现过般飞离我的视线。我仰目、踮脚,想用尽全身的力气去看清你消失的方向。依旧是那样奔放惨烈的狂风呵!终于搅碎了我的目光、在梦境与现实的交织中,我跌进了一个无止境的洞穴。
  你的温度在一点点的远离,是在另一个尽头等着我,是吗?终于迷失了,迷失在一个连回声都回避的无垠黑暗之中。到底是真实、还是虚幻?邪、你在哪里?在空间和时间交错的某个罅隙里,要记得我,要等着我。
  踏进了流浪的边缘。你曾说:“握一柄天涯的刀,我陪你流浪。”不,是剑。是流光溢彩的剑,是修长却可以将回忆倒映出流光血色的剑。我们一起寻找的五山六合精铁所相融的剑材,任那枯烈的抽风吐白沫是怎么回事风割断季节的枝、也折不朽的剑魂。
  我等了一季的花似乎还是没有开放,等了我四季的人沿着落霞的轨迹滑向了远方。
  就让长风流火的热灼痛我的神经,用太平洋的深度与喜马拉雅的高度去丈量你我的落差,让干枯的枝条刺破天空的容颜,让海岸的砂石搅乱海水的波涛。追寻你远方的目光,亮了青紫,黯了离殇。我要超越那速度那光,那瞬间。我在风中想你、扰了风致,断了苍凉。把一杯醉秋的酒、画迷离的圈,你就是我千古的缘。
  没有你的日子里、要勇敢的生活。可没有你的生活里、一切的美好都是枉然。思绪终于超越了速度的极限,抛弃身后电光火石的世纪,在时光的密网中邂逅记忆的脚印。
  
  3
  那好吧
  就用你最爱的神话
  来装饰我们的家
  我在沙滩上画个圈
  召来爱琴海里的美人鱼
  连着线围住我们的童话
  
  你静静的站在海天间,潮水循环漫过你的小腿,又露出你的脚踝。裙角被打湿了,头发被吹乱了。风起了。感觉就像、回家。
  贝壳是我、海是你。我知道无论远在何方,只要把海螺贴近耳朵,就会听见大海的呼唤。相传如果一对情侣在月光下的海岸捡到了一只漂流瓶,他们就会收到放瓶人无限的祝福,并可以实现一个愿望。我情愿相信这是真的。瓶子一直都放在我身上,一直都没有打开。你在瓶盖上拴上一只晶莹的海螺。你说,你要我永远能够听见你的呼唤。
  我们就这样躺在了沙滩上,拉住了奔驰的时光,勾住了空间的动荡。在那一瞬间让一切定格在你我的目光。你转头,凝视。暮霭的沉墨却放弃了把那一点金黄包裹。你白皙的脸、挂上一丝欣慰的笑。你说:“阿将,终于要了结了。”追寻,就在那前方闪烁的金光。
  菩提泪,洒碎轮回;月轮霜,羽衣云裳。美人鱼的歌,倾诉心宇深处的迷惘,你用最后一个目光刺痛了我的脊梁。不,请相信我,爱无轮回。我会用挺直的脊梁背你完成梦想,然后背你流浪。你渴望的海角天涯。
  睡吧。什么都不要想。在人鱼的歌声中,让我们沉淀进这爱的海洋。
  
  4
  月光下的我
  沉默而孤单
  挺直的脊梁、和瘦削的肩膀
  
  冷冽的风。刺目的金黄。素丽的灰白。
  一冷一热的光交织,绞碎了封印天地的墓碑,霸道的气息充斥着你我的每一个细胞。
 癫痫病人要注意什么饮食办法 “终于到了。”你呢喃着。月牙的弯度就像你的嘴角。
  铁精中的至尊---五山六合精铁,就这样错位的悬在冷冽的风中,用狂放的光把太阳埋进土里。被光照亮的风翻卷着洗礼着白与金的交辉,用混杂的色调极不协调的主宰着这一片空间。蒸尽这世界最后一滴晶莹的泪滴。
  我惊愕的瘫在了地上。用血托起的脚步,赢得契机的寻到,却在这希区柯克式长跑的终点处,我无法融化这块铸铁的至尊铁精!
  凛冽。风将我卷入绝望的边缘,甚至粉碎了那最后一点点的奢望,我听见风得意地将我的灵魂撕碎。
  你望着我。忽的一脸灿烂地笑。那感觉就像母亲的手托起朝阳,就像柔拂的风流过你白皙的肌肤,就像,回家。
  羽衣飘动。
  五山六合的精铁融化了。流动的红,竟有着与你一样水的灵性,贯入天地间的精华。
  流光溢彩。
  流尽了柔性的你。流出了弑天的剑。
  白衣胜雪,血染白衣。邪,那是你吗?我颤抖的叫出那个名字。
  一袭浸血的白衣下一个脆弱的身躯。风也撕不破你惨白微笑的脸庞。精铁,化了。剑,成了。
  是我的追求,就让你轻易选择了那不能选择的方式吗?
  邪,你怎么了?天空中还映着你的笑脸。舞动的丝带搅乱了金白的光,遮住了我想你的天。也许,倔强的拉着你来到这里,本身就是一场错误?那舞动的白衣啊,将你天长地久的目光抽的支离破碎。
  那个在风中摇摇欲坠的身影越来越不清晰的黯淡了下去,近乎透明的虚幻。我发疯似的追了上去,踩碎了脚下片片的光。咳血的痛。我大声呼唤着你的名字,颤抖的手拖不起你淡淡的微笑。泪水在风中旋舞,迷乱了眼睛。我再也看不清你的面容。一定很惨白对不对,惨白中溢出带血的笑。
  我知道这是一场梦,一场赌尽了我的所有的梦。却真实的梦。一切轮回过后,还会回到原点。
  可是原点在哪里?我、又在哪里?
  
  5
  那里有了一个影子
  邪你在月亮上吗我在找你
  我愿成狼
  月圆夜、朝天啸
  
  我回去了。带着一生的疲惫。和,一把惨痛的剑,流光溢彩。
  你在用那水一样柔性的眼睛坚定地看着我吗?我不坚强。
  我最坚强。你在鼓励着我,带着欣慰的笑。
  可是我只想要你回来。邪,你究竟到哪里去了呢?还记得回家的路、人鱼的癫娴病能遗传下一代吗歌声吗?你知道我在没命似的寻一切关于你的足迹吗?
  抱着残冬的暖阳,我把长发瀑布似的散开,一袭白衫卷着一声深沉的叹息,我纵进了时间的断层中。找那个邂逅的足迹。逆转的时空划下了一个千年的弧。
  近乎惨白的雪白,托起了这个世界的脊梁。夹杂着一片灿烂得黄,精铁的那种黄,包裹着雪色流向远方。一个轻盈的精灵,如柔情的水融进了那金黄中。我惊愕!如此的相似!不、是相同!!邪、那是你吗?可这只是时间与空间的断层,我不属于这片世界。我几乎快要昏了过去,拼命的握紧双手。那个融进精铁的笑容,带着一丝倔强与欣慰。我无法相信。我的邪,那是你。
  透明的身体,羸弱的呼吸,我再不敢触碰。我怕一指触碎了眼前的你眼前的映像。可在这参差交错的断层空间里,你我咫尺天涯。
  
  6
  彼岸再没有灯塔、天黑灰白了头发
  错过的梦、前世的灯?
  风吹起最后一颗想你的沙砾
  给一个真实吧
  送一个天堂给我
  
  我能够感受到你的呼吸,漂流瓶在胸前微微颤动。
  轻轻地拔开瓶塞,浅蓝的海色扑掉我脸上的严霜。“愿海边深爱的你们永远守着恋人的船,人鱼的祝愿,帮你实现你的一个愿望。”我情愿相信这是真的。我拿起海螺,贴在耳边,海浪的轻拍声就像你水一样柔性的亲昵。我知道的,你一直都在。给我一个天堂吧,好吗?
  远方天海的罅隙间,腾起一条白色的龙,将汇聚的云驱散。
  我的剑不见了。
  我笑了。我知道的。我的天堂。我相信这是真的。
  我感到自己瘦削的身躯在颤动着,乳白色的雾气托起了我的身体,飞向白龙的方向。邪、你看到我了吗?我笑着哭了,只流下两颗泪水,一颗从我的眼角滑落,一颗飞向我手中的螺。
  我消失了。
  
  后来的空白:每当海面升起蒙蒙的雾色,人鱼的歌声荡漾着翠蓝的时候,总会有人看到一白一黑的两条龙交织,盘旋。然后飞向那素辉的月。
  从千年前那个海边开始,人们叫我干将,叫你莫邪。
  
  背景资料:
  
  干将莫邪
  干将是楚国最有名的铁匠,他打造的剑锋利无比。楚王知道了,就命令干将为他铸宝剑。干将.莫邪是干将、莫邪铸的两把剑。干将是雄剑,莫邪是雌剑。干将是丈夫,莫邪是妻子。干将很勤劳,莫邪很温柔。哪里的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好?干将为楚王铸剑的时候,莫邪为干将扇扇子,擦汗水。三个月过去了,干将叹了一口气。莫邪也流出了眼泪。莫邪知道干将为什么叹气,因为炉中采自五山六合的金铁之精无法熔化,铁英不化,剑就无法铸成。干将也知道莫邪为什么流泪,因为剑铸不成,自己就得被吴王杀死。干将依旧叹气,而在一天晚上,莫邪却突然笑了。看到莫邪笑了,干将突然害怕起来,干将知道莫邪为什么笑,干将对莫邪说:莫邪,你千万不要去做。莫邪没说什么,她只是笑。干将醒来的时候,发现莫邪没在身边。干将如万箭穿心,他知道莫邪在哪儿。莫邪站在高耸的铸剑炉壁上,裙裾飘飞,宛如仙女。莫邪看到干将的身影在熹微的晨光中从远处急急奔来。她笑了,她听到干将嘶哑的喊叫:莫邪……,莫邪依然在笑,但是泪水也同时流了下来。干将也流下了眼泪,在泪光模糊中他看到莫邪飘然坠下,他听到莫邪最后对他说道:干将,我没有死,我们还会在一起……铁水熔化,剑顺利铸成。一雄一雌,取名干将莫邪,干将只将“干将”献给楚王。干将私藏“莫邪”的消息很快被楚王知晓,武士将干将团团围住,干将束手就擒,他打开剑匣绝望地向里面问道:莫邪,我们怎样才能在一起?剑忽从匣中跃出,化为一条清丽的白龙,飞腾而去,同时,干将也突然消失无踪。在干将消失的时候,吴王身边的“干将”剑也不知去向。而在千里之外的荒凉的贫城县,在一个叫延平津(今福建南平)的大湖里突然出现了一条年轻的白龙。这条白龙美丽而善良,为百姓呼风唤雨,荒凉的贫城县渐渐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县城的名字也由贫城改为丰城。可是,当地人却时常发现,这条白龙几乎天天都在延平津的湖面张望,象在等待什么,有人还看到它的眼中常含着泪水。六百年过去了。一个偶然的机会里,丰城县令雷焕在修筑城墙的时候,从地下掘出一个石匣,里面有一把剑,上面赫然刻着“干将”二字,雷焕欣喜异常,将这把传诵已久的名剑带在身边。有一天,雷焕从延平津湖边路过,腰中佩剑突然从鞘中跳出跃进水里,正在雷焕惊愕之际,水面翻涌,跃出黑白双龙,双龙向雷焕频频点头意在致谢,然后,两条龙脖颈亲热地纠缠厮磨,双双潜入水底不见了。在丰城县世代生活的百姓们,发现天天在延平津湖面含泪张望据说已存在了六百多年的白龙突然不见了。而在第二天,县城里却搬来了一对平凡的小夫妻。丈夫是一个出色的铁匠,技艺非常精湛,但他只用心锻打挣不了几个钱的普通农具却拒绝打造有千金之利的兵器,在他干活的时候,他的小妻子总在旁边为他扇扇子,擦汗水。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