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汝齐戒 > 正文

又丑又腐的那些人

时间:2020-10-20来源:霹雳五号网

  又丑又腐的那些人
  
  文/翟非
  
  一
  
  文明社会中人本来就无等级之分,但常常因为人的德性迥异和外力浸濡,便也造成人与人之间的天壤之别和强烈反差,有的人贵为人之龙凤,而有的人贱至残渣余孽;有的人养光韬晦低调守拙,而有的人睥睨一切不可一世;有的人顶天立地怀瑾握瑜,而有的人奴颜媚骨欺名盗世;有的人一身正气两袖清风,而有的人私欲熏心巧取豪夺;有的人脚踏实地朴实无华,而有的人华而不实八面玲珑;有的人与世无争心静如水,而有的人呲牙啮齿忘乎所以;有的人千古流芳,而有的人遗臭万年……可谓是人上一百,形形色色,更何况在今日物欲极度膨胀信息极度庞杂思维极度活跃的时代。如果要对世间所有人有所甄别或精确定位的话,那几乎是缘木求鱼钻火得冰。不过基于对人性的思辨和对民族的负责,把与社会主流不相和谐与文明进步不相适应的异类和丑类予以廓清给予挞伐,且我们中大多数皆能以此为镜,洁身自好,这既是对社会的警示和启益,又是对自身的告诫和鞭策。
  
  人类社会发展规律表明,人杰、人才始终是社会发展的主流,是时代文明永葆蓬勃生机奔流不息的中流砥柱。同样,任何一个时代都缺不了少不了异类、丑类和败类,他们的存在只能使文明时代蒙羞,充斥着肮脏和邪恶,只能让一个快乐清明的世界变得阴晦窒息,苦难深重,只能为社会发展的路途布满坑洼和荆棘,变得曲折和险恶。逼视现实,我姑且把与世道格格不入与社会进步背道而驰的族类分为人王、人妖、人精、人奴、人鼠和人渣六种,这并非有意把当下众人划上成分贴上标签,而是直中明义,翼图以此或多或少折射和探究一些社会现象和问题。
  
  二
  
  我们最应该孤立的是人王。
  
  这里所指的人王并不是“不以一己之利为利,而使天下受其利;不以一己之害为害,而使天下释其害”真正意义上的人王,而是特指不择手段追逐权力且拥有权力后为所欲为滥用权力的弄权者和专权者。
  
  所谓人王的基本特点是:长时间怀有强烈的权力欲,把权力看着是人生的终极目标,把权力看成是家庭家族的荣耀,把权力作为泄私愤谋私利的途径和利器;不择方式不顾廉耻不计后果的谋取权力,通常是想别人之不敢想,忍别人之不敢忍,做别人之不敢做,只要有利于和能够得到权力,就可以拉下面子,舍弃尊严,丢掉人格,抛开亲情,无视伦理,甚至恣意践踏法律,结果总是出人意料的获取和出奇制胜的拥有;一旦羽毛丰满得心应手后,便成为梦寐以求的王者,大肆挥霍和滥用权力,“以为天下利害之权皆出于我,我以天下之利尽归于己,以天下之害尽归于人”,在一个地方、一个行业或一个单位大行“王道”,老子天下第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对内尽管翻江倒海,对外却滴水不漏,蓄意制造郁闷、压抑、惶恐、阴森的氛围,霸气、匪气、瘴气充斥其间,斯文、规矩、和谐几乎荡然无存。
  
  历史上的安禄山就是这样一个祸害无穷的人王,他能够在大唐盛世任官必讲资格的体制下,从一个漂泊的孤儿发育成一方手握三镇重兵、身兼数职的“超级节度使”,凭的就是非凡的欲望和非凡的手段。我暂且把安禄山的手段罗列为三件法宝:其一,投其所好。盛世中的唐玄宗尤其喜好音乐,安禄山除了极擅长恭维言辞外,还特地练就了跳“胡旋舞”的本领。“胡旋舞”属西域一种乐舞,舞姿十分奇妙,也难度极大,据说舞者要站在一个圆球上,“纵横腾踏,两足终不离于�伦由�”,唐玄宗对此十分喜爱。每当玄宗兴起,安禄山必有精彩表现,深讨皇帝欢心。需要说明的是,安禄山本身体态肥胖,行走都极为不便,而每次都要全心投入高难度的“胡旋舞”,可想而知其心之险之深。难怪有人说安禄山的官是舞出来的,如同高俅的官是踢出来的一般。其二,寻求靠山。朝中有人好做官,大树底下好乘凉,自古亦然。安禄山自然深谙此道,他在边防服役时就攀认幽州节度使张守��为干爹,随着官职的升高,抓住入朝觐见的机会,又不失时机的拜杨贵妃为干娘。他通过干爹实现了从无名小卒到将军的跨越,借助干娘得到了随意出入禁宫和雄踞一方的特权。其三,金钱开道。最简单最直接的做法通常也是最管用最有效的办法。安禄山在谋权早期尤为舍得本钱,对结识的高官和过往的使者无不精心打点百般谀媚,使得其在官场的人气直线攀升,直指权力的巅峰。安禄山谋权所为就是今天所谓的跑官要官,他所惯用的伎俩几乎涵盖了长跑、短跑和跨栏跑所有技巧,并且招招击中要害。像安禄山一样为了权力无所不用其极的实例绝非偶然,历史上哪个封建王朝中没有几个权欲熏心的安禄山呢?环视我们的周围,像安禄山似的人王或者梦寐都想成为人王的人还少吗?要不然权力的天空怎么还是那么燥热令人郁闷呢?
  
  人王的特点历来都是趋同的,人王的危害也从来都是相似的,大的方面讲祸国殃民,小的而言贻害作孽一方。安禄山就是“安史之乱”的罪魁祸首,是他把大唐帝国从太平盛世拖入了衰败深渊。现今对付人王似乎没有什么特别有效的奇招和良方,善良、正义与之过招常常是自取其辱遍体鳞伤,我们更多的时候只能期待“多行不义必自毙”,除非文明进程远远出乎意料。清朝唐甄在《潜书》中说:“天下难治,人皆以为民难治也,不知难治者,非民也,官也。”尽管如此,不过尽可能遏制和尽最大气全身会抽搐,这是不是患上了癫痫病?力孤立人王仍存有一定的价值。
  
  三
  
  我们最应该揭批的是人妖。
  
  人们习惯上把三种人称为人妖:在现实生活中人妖是称谓性格女性化的男性;在演艺界人妖是特指专事表演的从小服用女性荷尔蒙药而发育的男性;在网络里人妖是泛称虚拟形象的性别与真实相反的人。不管是哪种人妖,都有一个共同特性:都不是本来的真身,都脱离了真实。
  
  我这里即要评析的另类人妖只是借用了上述人妖的共同特性,专指当今那些只顾自己利益掩饰真相满口假话故作姿态的群体。这个群体行为特征是:永远只顾自己利益,说假话瞒真相的动机就是要保住既得利益或者捞取更大的利益,为了利益,就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就敢信口雌黄,胡言乱语,颠倒是非,瞒天过海。永远是别有所图,人妖所言所为并非全是为了自己,绝大多数是服务于或屈从于某一种权力和某一种势力而代其言代其行,通过其妖雾弥漫、妖言惑众来达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愚民目的。永远回避真实,人妖以及人妖背后的势力都极为惧怕事实真相泄露,总想通过移花接木、偷梁换柱、暗度陈仓的手法来转移寻常百姓的视线,甚而博取同情,最后让真相在花言巧语中面目全非,让真相在堂而皇之中销声匿迹。永远擅长演技,但凡要隐瞒事实,没有精湛的演技是万万不行的,总要依赖新闻发言、人物访谈、社会动员、现场慰问、综艺舞台等等客体表象,这时人妖可能已变为发言人、代言人、主持人、现场嘉宾、特型演员,整个辩证逻辑也由现象与本质演绎为表演与看戏。永远不知适可而止,既然是表演,难免会有瘾,自然难以掌握一个度,全然不知适可而止,人妖永远自视精明,永远在一意孤行中自鸣得意沾沾自喜,殊不知危机和危险已悄然逼近,通常结局是事与愿违,局面失控,弄巧成拙,得不偿失,及至祸害无穷。
  
  依据人妖的行为特征,我们自然能轻松地判别眼下林林总总的社会现象是否是人妖行径或是否带有人妖的色彩。
  
  近期一媒体透露:房贷压力测试结果显示,即使房价下跌五成,银行业也可以承受。在我看来,如果真有这么一天,恐怕就是雪崩山塌之时,届时面临的局面远非这么简单轻巧。我们不必做什么数据化的经济分析,只需约略探析一下就可明了。首先,房价降了五成,抛开GDP下滑不说,直接造成的影响就是房地产不良贷款剧增,我国各大银行本身资本充足率就不足,本身不良贷款就不少,试想一下,能承受这突如其来的冲击吗?倘若硬要说能行,无非是银行又搞增发和配股,国家股东又增持和救市。其次,房价大降不可能不影响地方政府债务的安全。这些年来,各地方政府为谋求地区发展都大搞土地储备,以房地产作抵押大规模融资,已经形成了天文数字的地方债务,一旦房价大跌,土地贬值,原有的债务还安全吗?谁来拯救?谁又能拯救?最后,深陷覆巢之灾的黎民百姓依然躲不了又一次财富的洗劫,也许对买房者说,房价降了不失为一件幸事,但对已买房的人来讲,那就是灾难,房价降了五成意味着已买房产的价值折损一半,而房贷并没有减掉,原有用于买房的积蓄蒸发了不说,还得继续还贷,这样的现实,老百姓能接受吗?谁又来体恤濒临破产边缘的旧房主呢?这粗浅的分析就是现实的逻辑,这或许就是实施房地产新政一年来绝大数城市房价不仅未降而依然上涨的原因所在。我不明白这本可直言的道理为何要遮遮掩掩,非要以妖言形式出现?
  
  还有我们只重融资不言投资的股市从来就不缺人妖和妖言,经常是先诡秘出现一则具有轰动效应的消息后,某官方机构就出来辟谣澄清,而后没过多久,已辟谣的事件又如原消息所说不折不扣地发生了。股灾随着妖言震荡起伏,人心随着K线痉挛抽搐。
  
  ……
  
  类似的人妖行径和行述不一而足,反正现代的媒体早已习惯制造垃圾,不是制造妖言就是制造娱情。我困惑的是人妖何以总是频频现身妖气不散?莫非是我们所处的体制转型时代缺乏抗体免不了人妖渗透,还是我们生活的社会生理上需要人妖的平衡和滋补呢?
  
  人妖,终有被识破和揭穿之时,大概人们都这么期翼和自信。然而真到那时,我们已伤痕累累,我们实在是伤痛不起。真不知道还有什么妙法在妖身未现时就能及早驱妖降妖,好像除了揭露驳斥还是揭露驳斥。这个时代太缺乏火眼金睛,太缺乏镇妖的金箍棒,更缺乏手握金箍棒的孙悟空。
  
  四
  
  我们最应该怒斥的是人精。
  
  纵观古今,要觅寻一个极具代表性的人精,独数五季时的冯道。冯道历事后唐、后晋(契丹)、后汉、后周四朝,侍奉十位君主,拜相二十余年,一直享受荣华富贵,最后还能安然终去,仅凭此番经历,就足见其超人的本领和精明,发人深省,令人叹服。只要稍微搜集一下资料,就可得出冯道为人之道的鲜明特性:
  
  悟性极高,老于世故。悟性即灵性,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大象无形,大音希声。冯道无疑是我国历史上少有的悟性极高的人,他的悟性一方面来自于天生聪慧,自幼好学善属文,另一方面是一个动荡混乱生灵涂炭时代倒逼的结果。五代时期多由胡人统治中国,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时代,也是道德大滑坡的时代。武将们骄横跋扈,割据自雄,一个个虎视眈眈地盯着皇位;文臣们唯唯诺诺,漠然居职,心里只想着保存自身。君臣无信,猜忌无度,人在官场,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朝不虑夕,稍有不慎,就会大祸临头,唯有智者和适者才能生存。基于如此的环境,冯道总结出了“临难不赴,遇事依违两可,无所操决北京最好的治癫痫病医院,唯以圆滑应付为能事”的为官之道,凭借这“事当务实”之道,在玩物丧志的李存勋、认夷作父的石敬唐、匪气十足的耶律德光、仁义爱民的郭威、励精图治的柴荣等虎狼丛中晏然立身,应对自如,成为名副其实的“长乐老”。
  
  最有韧性,委曲求全。“见侮不辱,救世之斗。”韧性是人性的必须,有超强韧性的人往往是成大事的人。冯道为官中极能包容忍耐,几乎没有发过脾气,从两个小故事可见一斑。辽灭后晋后,冯道来朝,遭到斥责,辽主耶律德光问他:“你为何来见我?”冯道答道:“无兵无城,怎敢不来。”耶律德光又刁难他:“你是何等老子?”冯道说:“无才无德,痴顽老子。”逗得耶律德光大乐,于是被封为太傅,位列三公。在强悍面前,冯道只得装傻卖傻,以自贬求全。有人在街上牵着一匹驴子,用一块布写着“冯道”二字,挂在驴子的脸上,冯道看见了也不理。有个朋友告诉他,他却答道:“天下同姓名的不知道有多少,难道那一冯道就是我?想必是人家拾了一匹驴子,寻访失主呢。”这就是冯道的宽容和忍让。“引而不发,跃入也。”正是他过人的韧性保全了她的终身富贵,得以全身而退。
  
  人性多变,褒贬不一。在相当一部分历史学家、伦理学家眼里,冯道几乎就是一个投机钻营见风使舵的小人,事实上他在个人修为、爱惜民力、保护文化等方面的诸多表现是值得称赞的。冯道甘于清贫,生活俭朴,不尚奢靡,不恋美色,操守高洁,拔然不群。据《冯道传》记载,他与士卒同甘共苦,在驻地栖身茅舍,不设床席,只铺柴草。遇到荒年还把自己结余下来的俸禄全部赈济乡里,而且除了皇帝给的俸禄,其他太守、节度使等地方军政官员所馈赠的钱物一律原物退还,从来不收。遇有部属赠送的民间美女,他就暂时安置住处,然后设法逐个遣送还家。值得一提是他珍惜生命颇为仁慈的一面,耶律德光还问过冯道如何治理中原:“天下百姓如何救得?”冯道顺着他说:“此时佛出救不得,惟皇帝救得。”此一言之善,使得契丹不再像以前那样滥杀中原无辜百姓,就连后来一直对冯道不满的欧阳修都认为“契丹不夷灭中国之人者,赖道一言之善也。”由于冯道人性的复杂性和多变性,使得人们无论古今对其为人为官都难以评价褒贬不一。冯道死后葬礼达到万人空巷,纸钱飞扬使道路两旁树枝染成灰色。宋初的名臣范质对冯道的评价是:“厚德稽古,宏才伟量,虽朝代迁贸,人无间言,屹若巨山,不可转也。”可是在他死后不到一百年,他的声名就一落千丈,急转直下。清代王夫之抨击尤为激烈“(冯)道之恶浮於纣,祸烈於(盗)跖矣。”
  
  冯道为人为官之道的特性实质上就是人精特性的精髓。历史上像冯道这样出类拔萃备受关注的人精实属凤毛麟角,但现实中泛泛之辈的人精却越来越多。究其原委,大概是如今时代的立地条件更适合人精的繁殖生长吧。在动乱的年代,人精多一些或许不是一件坏事,与兵痞、恶霸、顽匪、流寇、魔头相比,这一群要善意务实得多,存在的价值也要大得多。在和平的时代,人精多了,就会挫伤大多数本分老实的人,让原本宁帖上进的社会逐渐变得浮躁消极,久而久之,我们生活的天空也会随之变味易色。
  
  五
  
  我们最应该反思的是人奴。
  
  回眸历史,放眼世界,今日的中国已非昔日之中国,今日的中国人亦非昔日之中国人;但是我们在感受沧桑巨变欣赏花团锦簇沐浴灿烂阳光的同时,依然感触到一些一成不变冥顽不化的东西,这个东西就是依旧残留的奴性,奴性是几千年腐朽野蛮的专制制度和残忍血腥的暴力恐怖的产物,已经沉浸国人的骨髓,植入国人的基因,纵然有变异和弱化的时候,却不可灭绝和遁迹,总能在适当的时候轻易找到它可依附的肉身,这一个个肉身就是人奴。
  
  人奴是秋日里萧萧而下的枯枝败叶,是艳阳下紧紧跟随的茕茕阴影,是落日后凝集不散的层层雾霭,是朗朗白昼里萎缩耷拉而在夜幕降临时适才含羞绽放的胭脂花,是寒夜里四处游荡饥肠辘辘的野狗,是阴沟内见不得光亮软腐无力的鼻涕虫。
  
  人奴固有的特质是:思想上封闭守旧,缺乏创发;行为上拘谨懦弱,逆来顺受。
  
  封闭守旧主要表现在迷信于传统观念,在诸多大彻大悟又经世之用的传统观念中,对国民影响最深并乐于赓续的恐怕要数“中庸”观念。《中庸》说:“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大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方今共建和谐社会观念就是在中庸主核的基础上汲吸新的元素形成的,然终因国民根深蒂固的奴性作祟,一个新颖体现时代精神的理念付诸实践时却给以无限制的放大和滥用,追求和谐被无原则运用到工作和生活的方方面面。为了一味的和谐,整个社会都似乎在悄无声息的潜变,绕道回归中庸,本应严厉批评的事情,却轻描淡写高高挂起;本该鲜明指出的隐患,却含含糊糊避重就轻;本要直面正视的问题,却熟视无睹退避三舍;本能轻易劝阻的不文明举止,却怕伤和气漠然置之;本须严肃查处的案件,却一拖再拖不了了之;本可乘势发展的新生事物,却瞻前顾后贻误良机……正义、诚信、勇气、公平、效率在所谓的和谐中失去平衡褪去色彩,如此已伤及和危及道德弘扬、法律践行、社会发展和文明昌盛的“和谐”,真不知还有何存在和倡导的价值。
  
  思想守旧还显现在受制于习惯做法。习惯是什么?习惯是长年累月的约定俗成,习惯是隐形的权力,习惯是不约而同的下意识行为。如今一直影响和左右我们的习惯实在太多,习惯犹若一张无形的罾网抑或一堵绵延的围墙,把我们罩得严严的,堵得癫痫病能彻底治好不实实的,别无选择。我们依然习惯以GDP增长数值来衡量我们经济发展的水平,哪管你GDP背后的环境代价、资源枯竭、民力消耗;我们依然习惯于两种生产的协同推进,雷厉风行力挺计划生育,哪管你人口性别比例失调、老龄化时代提前到来以及民族素质的逆淘汰;我们依然习惯文山会海的工作方法,哪管你信息时代的工作效率和效能;我们依然习惯“三公”消费,哪管你公开不公开,公开又如何?该消费的雷打不动,一切照旧;我们依然习惯从少数人中选少数人从领导眼中选才人,哪管你民主推荐、公开选拔,这些只是古董店里的陈设、豪华商场一楼的化妆品;我们已经习惯了数十年恋恋不舍的央视新闻联播序幕;我们已经习惯年年春晚谢幕时的年年“难忘今宵”……若要真的改变了这些习惯,也许我们还真的不习惯,这就是我们耳濡目染息息相关的中国特色的“中国方式”。
  
  思想封闭还体现在自缚于自以为是。自以为是的人思维逻辑是:做任何一件事开始时总以为自己高明,不集思广益,我行我素,盲目乐观,一旦出现问题,既不果毅纠错也不积极应对,而是消极躲避,不惜玩弄掩耳盗铃自欺欺人手法,置事情于两难之境。眼前我国外汇储备在美元危机冲击下所处的际遇难道就没有素来自以为是自欺欺人的成分和因素么?不管你愿意与否,因美债评级下调,我国的外汇储备损失已经发生并还在发生,对我国经济的冲击已经发生且继续发生。容或现在已不是拷问是谁在决策一直增持美债的时候,但一定是众志成城共解危难的时刻。一厢情愿的期待逆转无异于痴想。呆板执行鸵鸟政策岂不是饮鸩止渴?我们在忍受高通胀苦熬之中,仍然仰望大洋彼岸,为山姆大叔蓄意制造高通胀过着奢靡日子而口诛笔伐更是苍白无力。
  
  如果说契科夫把思想僵化、封闭保守的人奴喻为装在套子里的人是极为精辟独到的话,那么鲁迅在他乡土小说中对行为上怯弱怕事逆来顺受的人奴刻画更是入木三分。麻木辛苦生活着的润土,受尽折磨的祥林嫂,将儿子命运寄寓在人血馒头上的华老栓,一心想跻身于长衫客行列的落魄孔乙己,因丢了辫子被女人当众辱骂的七斤,他们一个个都是乡土社会中的卑怯者,他们的身上几乎都透露出一个共同特征,那就是忍耐,忍耐的结果固然增强了他们生存的勇气和毅力,同时也造就了他们冷漠麻木的性格,丧失了起码的怀疑、反抗和欲望,沦落到任人鱼肉的地步。
  
  忍耐早早就是我们国民普遍性的特征,鲁迅塑造的人物只是一个时代人奴的缩影。我们的民族已经为长时间忍耐在近代时期付出了惨重代价,并留下血的教训。“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难道今天像这般极能忍耐的人奴还少吗?难道我们的国家和民族还需要像历史那样窝心忍耐吗?譬如南海问题。忍耐,说得好听一点是善良,说得不雅一点就是懦弱。但愿当今决策者们在大是大非问题上,切莫因一味平衡而失重,切莫因一味忍耐而使国人寒心使国家蒙羞。
  
  对待人奴这一群落,不可不警醒,不可不治疗,原因不仅仅是这一群人数不在少数,更可怕的是这一群落的感染和蔓延,变异为超级细菌,无药可医,从而使我们国家成为精神的废墟,成为道德的沼泽,成为文化的荒漠,繁华落尽,死气沉沉,再无自由之思想,无独立之人格,无责任之担当,无正义之伸张,无文明之延续。人奴,透视之后,还得拯救!
  
  六
  
  我们最应该痛击的是人鼠。
  
  老鼠,狡黠,贪婪,猥琐。春秋时期,人民就把贪得无厌敛财无度的人称为硕鼠,“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所为人鼠也就是取义于此,泛指贪墨侵吞国家利益和公共利益的败类。我国击鼠反贪的历史最早可追溯到尧舜时期,尽管在反贪风浪中已积累了不少经验,一度出现过我国历史上唯一不贪的贞观王朝,也出现过对贪污打击最严的明王朝,但始终未从根子上杜绝贪墨,甚至出现越反越贪、越贪越狂、贪中反贪的怪异现象。就像珍稀动物一样,随环境的变换,要么灭绝要么处于濒危状态,唯独鼠患难绝。贪墨依旧是顽疾,依旧是毒瘤。前几年,透明国际发表全球“贪污观感指数”,在全球180个国家和地区中,中国内地排名第79位。2010年,人民论坛杂志做过关于“中等收入陷阱”的问卷调查,其中对腐败问题调查结果显示,76%网民认为“严重”,18%网民认为“比较严重”,累积比例高达94%。消极腐败已经列为中国执政党面临的四大危险之一。
  
  狼贪鼠窃,人鼠频现,并非偶然,而是有着极为复杂的深层次因素,除了普遍存在教育不力、制度不全、监督不严的问题外,我以为还有两个至为重要的原因:一方面,反贪受阻于梧鼠技穷的体制。现实中以打破垄断制衡权力为核心的更深层次的体制改革一直处于相对滞后状态,客观上为贪污腐败留下了后门和底洞。有时候,我窃想,如果我们尽早对诸如铁道部少数垄断行业引入竞争机制,打破垄断,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兴许就不会出现一年不到光景里有若干高官相继贪腐问题,“7.23”甬温线特大铁路交通事故或许能幸免;如果我们以壮士断腕的气魄对投资体制再进行改革,真正察民情惜民意,重规划轻人情,送项目下乡,督资金到位,就无须再向上跑项目跑资金,中间环节的“礼节”自然大为省简;如果我们与时俱进对“一把手负总责”体制进行新的探索性改进,多吸收民主成分,实施必要的强制性分权,并加以有效监管,那么“一把手一把抓”产生职务腐败的行为就会改观许多……解决了体制上的问题,近乎等于解决了源头的问题,贪腐自然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另一方面,反贪受困于投鼠忌器的心理。毫不夸张的说,假如依《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治疗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条例》对每位党员领导干部进行纪律审查,清白无事的恐怕微乎其微。这既说明了反腐制度本身无懈可击,更说明了要完全依规办事就等于画地为牢。所以,在对贪腐问题处理上,绝大多数领导心存顾虑,畏首畏尾,留有余地。与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亘古为人之道演绎为亘古权谋之道。
  
  痛击人鼠,非一人之事,也非一日之功。除了构筑和密织“不愿贪”、“不能贪”、“不敢贪”的三道防线外,还要“堵漏”、“堵心”,以收到“无处贪”、“无心贪”的实效。
  
  七
  
  我们最应该唾弃的是人渣。
  
  人渣即“剩人”,基本上是失去生存价值和社会价值的人。对于人渣这个字眼,我实在是不屑启齿,但细细思来,全然抛开不说,又总觉得自己有一种不负责任的愧疚,一来人渣在中国历史上从未缺少过,中国在造就一部英雄史的同时,也夹生了一卷人渣史,多一份反思很有必要;二来当今社会人渣暗流涌动,局部甚至泛滥成灾,使本来的清明和洁净逐渐变得浑浊和龌龊,倘若不及时加以过滤、隔离、清除,那我们受到的不仅仅是肉体上的伤害和压迫,更是灵魂上的侵染和蹂躏。
  
  要一一列举现实中的人渣类型几乎是强人所难,但至少有三类人渣需要人人格外当心。第一类是灭绝人性践踏生命的歹人。我国历史上杀人如麻吃人取乐的恶人歹徒并非罕有,隋末麻叔谋蒸啖小儿之肉,擅易河道;同期民贼朱粲在军营中举办人肉烹调比赛,交流吃人心得;唐朝军阀秦宗权放纵部下捕杀百姓,用盐腌制人肉充作军粮。诸如此类漠视生命血淋淋的杀人吃人现象造成的恐怖是难以想象的,给后人留下的沉思是痛彻心骨的。然而,社会真的因为恐怖而就停止了杀人吃人了吗?现实真的因为文明的进步而就尊重生命了吗?似乎没有。惨绝人寰的恐怖活动依旧在爆炸声中纵欲狂欢,穷凶极恶的杀戮行为依旧在有意无意中肆无忌惮。狂奔狂戮的药家鑫,仇奸滥杀的李昌奎,一个个阴森森的实例都直指一个不容乐观的事实。可悲的是这样的事实竟出现在当今直奔文明和谐社会的里程中,更可悲的是对这样一个简单明了“杀人偿命”的事实,舆论竟然还在争议,道德竟然还有同情,法律竟然还会迟疑!我不知道是血的教训不足以为鉴,还是我们已彻底被利所同化心中再难存正义?第二类是伤尽天良蝇营狗苟的“狼人”。狼人就是会变形吃人的人,在月圆之夜变成狼,在日出之时变回人。狼人的本质上隐蔽、凶残。而今我们所处的时代真的野狼是越来越少,而“狼人”倒是不分时令的频频现身。三聚氰胺、地沟油、瘦肉精、染色馒头、毒豆芽、牛肉膏、化学酱油等一件件有毒有害食品事件何以屡屡发生,其背后不就是蛰伏着一群群呲牙裂嘴眼放绿光的“狼人”么?他们见不得利,见不得月光,利就是月光,见到月光就会变成吃人不吐骨头的狼。他们比真狼还要凶狠残忍,不仅吃掉别人,还会吃掉亲人,不仅仅会吃人,更会吃掉道德、信仰及法律;他们比真狼还要狡诈伪装,总是为吃人找出一千个理由,有主观的也有客观的,有浅显的也有深奥的,有习惯做法更有科学成分……说来说去,直至把自己说得比被吃的人还要凄惨,直至把自己说成是受害者,乾坤大挪移,是非难辨;他们比真狼还要血腥恐怖,他们不但会制造吃人过程中的恐怖,而且精于制造吃人后的恐怖,阴云不散的恐怖感直叫再勇敢的猎人也不得不放下猎枪和猎网,仍存续他们主宰的生态平衡。就此而言,我真不明白是人退变成了狼还是狼进化成了人?第三类是出卖灵魂为虎作伥的奸人。稍稍提起大奸大恶之人,人们自然很轻易想到秦桧、洪承畴、汪精卫等臭名昭著之流。大奸必成大乱,大乱必有大奸,历史规律反复得以印证。今日的时代固然不是大奸得势的时代,但未必不是预防大奸滋生的时候。看看眼下领土争端的方方面面,看看眼下经济态势的纷纷扰扰,看看眼下人情世故的虚虚实实,总有我们观察的焦点,总有我们思索的盲点。“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可以识人。”从我们心底筑起一道防奸的防火墙并非杞人忧天,而是一份责任,一种锤炼。
  
  人渣本为最底层的类群,人数自不在少数,也自不可避免,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既然人渣不能灭绝,就该泰然防范,切莫懈怠;既然人渣已不可救药,就该断然丢弃,无须怜惜;既然人渣贻害无穷,就该毅然根除,休要祈望。
  
  八
  
  大千世界,滚滚红尘,沧海横流,难免泥沙俱下,鱼目混珠。人只要来到这个世上,总以一种方式存在,不管你乐不乐意;人类在呼唤圣贤豪杰的同时,丑陋腐朽的那些人总是不期而遇,不管你喜不喜欢,这就是我们生活的本色。有如浩瀚无垠的宇宙,繁星闪烁,璀璨夺目,灿烂的背后却一刻未停的处于加速膨胀之中,爆炸随时都在发生,碎片弥漫飘逸,反复演绎着毁灭与重生的规律,宇宙起于星尘,也归于星尘。也有如奔腾不息的河川,看似清流浩荡洁净无瑕,却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着化学反应,清澈中暗藏着大量微粒,甚至是致命的元素,水本为生命之源,最后因为生命产生的污浊而枯竭。
  
  两千多年前的希腊古城特尔斐的阿波罗神殿上刻有一句发人深省的箴言:人啊,认识你自己!其实仅认识自己远远不够,我们还得认清识别我们身边的那些人,尽管那些人不怀好意,龌龊不堪,人性泯灭,但毕竟那些人正朝我们走来,并且大多数不只是简单的擦肩而过,几度邂逅、频频交往也未必可知。
  
  通讯地址:湖南省湘西自治州发改委重点办主任翟非土家族;
  
  邮箱;邮编416000,手机号码13974315151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