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江天林 > 正文

“痴”文一生,笔耕未已

时间:2020-10-20来源:霹雳五号网

  ——一位民间文艺家的创作生涯
  何悦仙,原名何懋怡(诗人何其芳的族侄),1930年生人,土生土长于重庆万州河口村..后何老自更名为“悦仙”,意即“快乐似神仙”。
  其实,何老一生沧桑,曲折,尝尽人世间的冷暖与艰辛。何老以“悦仙”作名,足见其乐观旷达的秉性,让人不得不肃然起敬;而何老对文学创作的痴迷与笃定,亦同样令人叹服不已!
  何老源出于世代书香门第,自小深受晚清秀才出身的祖父的熏陶,课读诗书,奠定了文学创作的基础。少年时,何老到老万州城一家书店当学徒。凭着对诗书的敏感与偏好,书店不啻为他提供了一处理想的学习场所。在工作的闲暇,他逢书便读,汲取了丰富的文学滋养。1945年8月,当抗战胜利的喜讯传来,何老抑制不住创作的冲动,厚积薄发,一挥而就,写下《七绝四首》。后经祖父的润色与加工,刊发于当时的《川东报》上。处女作的一鸣惊人,点燃了何老文学创作的火花;从此,开启了何老漫长的笔耕生涯。
  后来,内战爆发。那家原本由地下党2岁宝宝抽搐创办的书店,遭到了国民党的查封。何老只得返回乡下老家。全国解放后,何老教过书,代过课,做过乡工商联文干,后一直务农。
  扛上锄头的何老,却利用劳作之余,牢牢地攥起手中笔,写诗赋词,编织着自己的文学之梦。白天忙于农活,唯有夜间,才是何老畅游文学海洋的时刻。往往躺在床上,腹稿得句,便点灯提笔,写上一阵子,再灭灯构思;如此反复,常常辗转至天明。而且寒暑不辍,坚持数十年。何老的许多作品,便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写成的。生活尽管繁琐而枯燥,可何老的文思依然五彩斑斓,写出了诸如“绽开国色无双艳,占尽人间第一春(牡丹)”,“蝉鸣阵阵催金稻,蛙噪声声奏玉筝(故里秋声)”,“羞与百花争艳丽,素心不染世间尘(咏梅)”一类的佳句。
  何老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但因家境贫寒,年轻的妻子很快别他而去。此后许多年,何老便一直孤身一人。可何老却“孤而不苦”,仍以创作为乐。1991年,何老终获“黄昏恋”,与陈仁芳老人喜结连理。有了老伴的唇齿相依,何老既有“半路夫妻情意深,嘘寒问暖赛黄金”的融融感动,更有“灯前伴读酒添劲治疗儿童治疗癫痫病吃什么药最好,溪畔同游笑语甜”的相濡以沫。有了老伴的贴心照顾,何老在创作上也如虎添翼,为世人捧献出更多精妙之作。
  何老为人率直。20世纪60年代,正值壮年的何老,因看不惯村社里有些干部的不良行径,遂偶偶与之当面顶撞,或给报社及有关部门去信揭发。因而被那帮人怀恨在心。70年代初,他们从何老的文章里断章摘句,小题大做,并给何老扣以“现反分子”的罪名。由此,何老遭受到一系列的身心上的双重摧残,以至于不敢再在报刊上公开投稿。但倔强的何老,仍坚持着偷偷的写作。在何老的内心,始终充满着对党对祖国的忠诚与信任。当“三中全会”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何老最终得以平反昭雪。何老就像一条封冻已久的河流,一朝冰释,便迸发出愈加高涨的创作热情。为谢党恩,何老欣然提笔,写下了一篇篇(首首)激情洋溢的诗作,如“全会东风暖四海,改革红日亮锦程(歌颂十三大)”,“惠政优民绘日月,以人为本振山河{改革三十年赞}”,“歌颂诞辰六十载,频挥椽笔写诗篇(祖国赞)”等。何老虽历经坎坷,而字里行间,却看不出半点儿的个人荣辱与怨尤;唯有一颗坦荡的邯郸哪些医院治癫痫病心,以及一份对党对祖国不渝的情。
  现时的何老,虽已步入暮年,犹笔耕未已。此时的何老,携几十年风雨走来,在全国各地报刊杂志发表作品逾2万篇(首),荣获各类文学奖励无数,受邀出席过各省市举办的座谈会或文艺颁奖大会若干次。何老及其作品,已被录入《中国民间名人录》,《中国当代艺术家名人录》,《中华专家人才库》,《全国百家优秀书香之家》,《共和国精英档案》,《世界优秀专家人才名典》等。
  何老最难能可贵之处,即在于,一生饱经忧患,而其作品却始终保持着一种积极向上而又喜乐闲逸的风格,一如他的名字!近年来,何老收集整理编撰分类故事100集,寓言,笑话,儿歌,民歌,对联故事等共约5000万字;并创作有可读性极强的《小乐神的故事》,《王小儿智斗朱老财》等幽默作品,曾经给无数读者,创造了茶余饭后的无限乐趣。
  今年里,何老正着手筹划出书事宜。何老打算把他数十年来呕心沥血写成的作品,编辑成三本书:《何悦仙诗词选》,《何悦仙民间故事选》,《何悦仙作品选》,目前已出完第一本。何老想为他一生的文鞍山市癫痫病医院在线咨询学创作,画上圆满的句号。
  作为“忘年交”的我,屡屡趁节假日,亲身前往何老住所登门相访,跟他讨教写作之道。
  何老所在地,在河口村集市上。趟过几条街道,来到一处两栋楼房相依的入口处,再向里拐,曲径通幽处,一座维持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风格的土墙屋,便会在你微微的惊诧中,不卑不亢的映入你的眼帘。推开斑驳的木板门,进到里间,昏暗狭小之感,会让你起初有些不大适应;除了极其简单的几样家什之外,别无他物;唯有满墙的奖状,还会令你眼前一亮——那是何老文艺创作结出的累累硕果!
  就在这样一处似乎与新时代格格不入的居所里,却孕育了一位“快乐似神仙”的一代文宿。每每有来访者善意地提及何老的居住条件时,何老便会淡淡一笑,轻声吟诵起自题的那篇《陋室铭》:“衣不求美,蔽体就行;房不求洋,容膝舒心。爱我云斋,潜心笔耕。腹稿得佳句,下笔如有神。文朋时相访,诗友鱼雁频。相对谈理想,话人生。视名利若草芥,藐富贵似浮云。孤山林和靖,富春严子陵,自赞曰,‘君子安贫’。”自嘲之意溢于言表!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