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喹啉黄 > 正文

心之洞

时间:2020-10-20来源:霹雳五号网

  
  心之洞
  
  1
  
  莲在抱膝而坐,眼神空洞,思维也是空洞的,今天是2009年的7月2日,建党节后的第一天,她又挨打了,党管这打人的事吗?
  
  党管啊,党管着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医疗、卫生。家的锅大碗小,也能让党管吗?家人的思维情感也该党管吗?何况,莲就是主抓党政建设的政府人员,可她,管不了枕边这个人……
  
  中午的阳光好刺目。现在是夏天,阳光不直射,但它好亮,窗外每一个物体都反射炫目的光,莲呆呆看一会儿,便懒懒地躺下,
  
  身体的痛她能忍,可心里的痛……
  
  莲不想想,也不愿去触及那份痛,躺着睡不着,怎么睡不着呢?想闭了眼,想关闭一切,却关不上伤痛的门,倒是眼泪,从关闭的眼中溢出。
  
  本不想哭,不想说,
  
  敲门声响起!卫生间里匆匆洗把脸,开门,是燕子,她猜想也是燕子。
  
  燕子太了解她了,十多年的姐妹,她也太熟悉燕子了。
  
  燕子来看她,用满含怜惜与伤痛的眼神看她,燕子本想用漠然、淡定的眼神迎视她,可在燕子的眼泪夺眶而出时,她的坚强硬土崩瓦解了,她放任自己两天来的悲伤,她哭了。
  
  流泪,呜咽,痛哭,哀号,她跑回了儿子的卧室,关上门。
  
  莲出来了。燕子从未在此之前敲她的门,她收拾着屋里的一切,她俩都不是懒散的人,屋里从来都有是收拾得井井有条,
  
  不看眼睛红肿的莲子,燕子说:“给单位打个电话吧。”
  
  莲子打了,说:昨天身体突然不适,今天忙着看病,补个假吧,明天会去。
  
  “小路呢?莲子。”
  
  “去姑姑家了。”
  
  燕子说:“那就好,跟我走吧。”
  
  燕子去挑了莲子最新的一套的衣服,“换上,走吧。”
  
  莲子不再说什么,她打扮了一下,随燕子出门。她看到燕子还写了留言,可她懒得管,哭过一场后,心上似乎轻松了许多,可身上,依旧没劲。所以,她懒懒地靠着门框问:“燕子,我们还走吗。”
  
  燕子是巧笑嫣然:“当然走。”
  
  开门下楼,莲子不愿抬头看天,也不敢看人,昨天一场干戈,该是传遍小区了。
  
  燕子招手拦了一辆车,去市里。
  
  莲子愕然,她以为燕子要带她去家,她竟然是去市里。
  
  可莲子懒得问,也不想想,随她吧,这是好姐妹,管她怎么安排呢,离开便好。
  
  车在飞速前进。燕子蛮有兴致的和司机攀谈着,燕子是那种极易与人沟通,建立“外交关系”的人,莲子有一搭没一搭听他们越来越投机的谈话,不知不觉便沉沉睡去。
  
  2
  
  等到燕子叫她时,一抬头已是金碧辉煌,车水马龙的闹市。
  
  莲子多次来市里开会,可这闲来无事来却还是头一次。下车,抬头是“蓝宇大厦”,燕子在前头带路,她熟练地乘电梯上楼,登记,莲子便被燕子穿过铺着厚厚地毯的走廊。
  
  进入了一间不十分宽敞,便无比整洁明亮的房间,两张床,洁白的床单,床罩,倒下,无比柔软,甚至还能闻到清新的淡淡的香味:沙发,茶几,小巧而古朴雅致:纱质的窗帘是拉上了,屋内光线索柔和,实实在在舒服的感觉。
  
  燕子已从卫生间出来,她已洁面,头发随武汉治疗小儿癫痫病的医院便地束起来,浅笑吟吟看着莲子。
  
  
  
  莲子看她一眼,继而轻叹一声,这一叹,似乎已吐尽心头恶浊,她也走进卫生间,粗略梳洗,舒服地躺倒在床上。
  
  这里,干净而简单,似乎一下子驱除了莲子心头的芜杂。
  
  莲子,我们该吃饭了,水煮鱼怎么样?
  
  哦,真饿了,似乎好久没吃过东西了,而水煮鱼是她姐妹俩的最爱。
  
  “好吧!”
  
  女人出门嘛,还得妆点一下,两个娇俏的女人,去享受大餐了。
  
  不用操劳,不需动手,一桌美食呈现眼前,她俩点一盘杏仁苦瓜,一盘什锦三丝,一筒扬州炒饭,一斤水煮鱼,桌上五彩纷呈,清香四溢,当服务生要捞去辣椒时,姐俩马上开始大块朵颐,好爽口的美食。!
  
  天热,气流也热,这儿的生意也热火。酥胸半露的老板娘也热辣辣地招呼着每一桌食客,一顿饭,吃个大汗淋漓。
  
  “咱去洗香熏泡泡浴!”
  
  噢,燕子这名堂还真够多的,莲子带着好奇追随她而来。
  
  平时,都是莲蓬头冲洗身体,由上而下,莲子感觉洗得也很舒心惬意。可当身体浸泡在温水浴缸中,有一种舒服流溢于全身每个细胞,决非莲蓬头顾此失彼可比。泡泡起来了,它们带着温情,蔓延到脖子处,淡淡芳香充溢于整间屋子,莲子觉得,这就叫陶醉,她真想永浴其中,真想永享这温热泡泡的满怀拥抱。
  
  莲子感觉自已在这温热与温馨中融化,心也柔软,女人,被爱的女人才是女人,被满心呵护着才是真正的女人,骄傲的女人。可是,我的骄傲,哪里去了?
  
  光线很暗,在泡沫中一抬胳膊,莲子还是看到了片片淤青,又触发了心中的阵阵疼痛,一切都变得虚无,莲子想哭,委屈如一条小蛇,迅速由心底穿行于眼眶,她的眼泪泛滥,但莲子没有出声。
  
  当她迅速成穿好衣服,对着墙壁发呆时,燕子已来到她面前,她只是静静地看着莲子,然后说,我们去下一个地方,语气坚决果断。
  
  下一个地方,是“圣地亚歌”酒吧。莲子很少到这样的地方,她从不敢在九点以后回家,怕大志怀疑发怒,所以,酒吧里,她只是和同事们来沾一下屁股便走。
  
  这是一个演艺酒吧,主持人语言幽默。激情洋溢,不时会有荤段子,歌手的演唱丝毫不逊于电视上的明星们,而且,更有感召力的,歌声音乐响起,你不由要随着激动、伤感,身体随旋律摇晃。
  
  哦,音乐就是如此感人,如此美好,如此神奇!
  
  接下来,安排的互动环节,一位男子主动走上献歌《卓玛》,浑厚深沉的男中音,粗犷的线条,结实的成熟男人身材,那一刹那,莲子忽然觉得那歌那男子都美得无与伦比!更为惊奇的是,那位男子走下台来,竟然对莲子举起一瓶酒,与莲子相碰而饮。莲子刹那间心悸,她一定脸红了。可酒吧光线太暗了,一定没人看得清楚,第一次,莲子将整瓶啤酒一饮而尽。唱歌的男子与她轻轻握手,莲子看他一眼,那个桀傲的男子眼中是闪烁的温柔,他,点头离去,回到他的一群畅饮的朋友群中。
  
  歌声又起了,一位骨感但洒脱的女歌手,她演绎韩红的《那片海》,莲子的心随着歌词凄切哀婉,
  
  迪曲在适时响起,这是一个发泄的时刻,音乐是激昂的,歌声里带点歇斯底里。每个人舞动着浑身每一个关节,在晃动的舞台与迅速变幻的光影中,每一个灵魂在摇晃中释放着内心的痛与欢乐。
  
  燕子莲子曾是班中的“舞林高手”中,她很快能将自己的癫痫的治疗方式身体收放自如。
  
  莲子又一次流泪,在将自己的长发不断挥舞之后,在歌手呼唤大家,一起唱“爱我就别伤害我”一遍又一遍之后,莲子不由泪流满面,不过,她相信没人能看得见。
  
  有张面巾纸递来,是《卓玛》的歌者,他只是默默注视她。然后,转身退出舞池,走到出口,该跟上去吗,莲子在犹豫,她有一刻呆立在舞台上。
  
  她搜寻燕子,燕子在座位上,与另一男子愉快地交谈。她可以去追寻另一份真实的安慰吗?
  
  莲子走出舞台,她走向了——燕。
  
  “我们回去吧。”
  
  3
  
  两个女人回到了房间,躺下,莲子痛苦地忆起自己的婚姻。她和大志走过了十年婚姻。
  
  莲子在良好的家庭教育中成长,父母亲苦熬着要供每人孩子读书,立业,成了一名让邻居们羡慕赞叹不已的乡干部;大志考学失败,在父亲和继母的帮助下,成为一名客运经营者。
  
  在上班和回家的往返中,莲子和大志的接触多了起来,继而交往随意了,密切了。莲子答应了大志的求婚,父母很震怒,他们子解这家人,这个家庭,也看不上偏执的大志。
  
  相信父辈的经验吧,他们用一辈子体验了人生,人情,他们全心全意把这种经验教给自己的儿女。
  
  而年少轻狂该是每个孩子的天性吧,父母的压力反而助长了莲子走近大志的动力,很快,他们便用住到一起来公然示威了,无奈中,父母为他们举行了仪式,
  
  一桩婚姻,有情人终成眷属,该落下红色帷幕了吗。
  
  然而,不,生活,远不是灯红酒绿,推杯换盏那么简单。
  
  拮据的大志家不能给莲子优裕的生活,即使她在这个农村家庭里显得光辉夺目,公婆家并不热心地搭理他们俩还不会过日子的人,柴米油盐让莲子放下了一切尊贵与优雅,困难重重的日子,还是自己家父母,兄弟姐妹援助着她。
  
  大志虽然偏执。但他也算有责任心,他们一起维持着这个家庭,抚育着儿子,他对岳父家的心存芥蒂却从来消除,和自家生父,继母也有冷冷淡淡,和莲子虽常有口角,但一家人嘛,也会在短时间烟消云散。
  
  莲子已信服了父母的话,不够正常的家庭,绝教育不出足够正常的孩子。
  
  当莲子有机会升迁进城之后,大志卖掉营运车,和莲子进城来了,开始从收购买卖行业。而一赔再赔后,他将家庭生活也带入了惨淡经营的境地。大志是男人,心高气傲是男人的通性,而男人更脆弱,爱挫后的大志,没改辙更张,没脚踏实地从头来,而是用烟酒来维持自己的尊严和虚荣。生意很少,挣钱很少,反而莲,因为努力工作,得以升职加薪,莲子挣钱越多,大志就变得越偏激,他开始是洒后发疯,继而是不喝酒也找碴儿,他要挫灭莲儿身上的光芒,他要当一个高高在上的男子汉,户主!
  
  一次又一次,自尊心,同情心,虚荣心,莲子告诉自己,别闹,别和他一般见识,熬过这段日子便好了。儿子小路已经长大,不能让他们在破碎的家庭中成长,所以拼命努力,四处周转,也终于搬进了楼房。
  
  大志越来越变本加利地摧残莲子,先是辱骂,摔东西,继而他开始打她,有用拳头,耳光,大脚,这一年里他开始连儿子在场也不顾及了。
  
  无意中冰冷的东西已爬上了莲儿的脸庞。无声地,在她的颈间游走,她心情凄惨黯淡,心头似有一团棉花充塞着,使她透不过气来。身边的燕子似乎还沉浸在夏夜的美妙和舞场的欢愉中,她从卫生间出来,哼着小曲
  
  莲子突然问山东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靠谱“我,还能忍吗?”语调充满了凄楚、无奈。
  
  燕子从美梦中惊醒。不知道从何答起,她思想的野马从无边的美妙中惊醒。她心里在责怪自己,自己今天是做什么来了。怎么就乐不思蜀了呢!
  
  与燕儿这样的年龄,虽没有了少女的幻想。但也正是风华正茂,尽情展现美,尽情享受生活的时刻,人生能有几个三十几岁啊。这正是女人灿烂夺目的又一黄金年龄,她们虽没有了少女的活泼芬芳,但她们体现着女人成熟的美。她们稳重大方,胸襟开阔,对生活,从容中充满自信。她们在社会的激烈竞争中,从容镇定,能吃苦,能担当,敬老爱幼,是社会中当之无愧的半边天。
  
  莲子继续说“生活的路还很长,对于将来,我真不敢想会怎么样,昨天,他又打我,还摔门而去,要我小心着,要我别再和那些男人说话。我每天按时上下班,我一门心思都放在工作和这个家里。可我过着怎样的日子,我提心吊胆。家给我留下的是心灵深处的寒冷。我每天都在不安中看着脸色过日子,我实在受够了。”
  
  燕子静静地听着,好久没有插话。看着在痛苦中挣扎的莲子,她能说什么呢?
  
  是啊,像燕子这样生活在现在优越家庭中的样燕子是很难去真正理解莲的苦难的,或者就是理解了,又怎能从心底里感觉到她的无奈与无助。又有多少人能真正地去正视与面对这一实实在在的社会现实。中国这样一个有几千年文明与文化的国度,在它的文明进程中,在它造就人们默默无闻,吃苦耐劳的精神的同时,也造就了封建的思想陋习,他们有的对于社会的进步与文明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却又无力改变,他们没有了中国传统的任劳任怨的美德,更没有现代人的精明与睿智,他们有对生活的向往,却没有创造生活的知识与才能。有的根本就对现在生活缺少思考,看到了生活的表面,那哄哄闹闹的繁华背后,是勤勤恳恳的,无怨无悔的付出。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4
  
  燕子还是没有说话,她摆了一块毛巾递到莲子面前。
  
  她们躺在床上好久没有说话。也没有睡,莲子眼盯着天花板发呆。好长时间过去了,燕子才好像回过神来一样轻轻地对莲说:“别去想了,问问自己的心,好吗?”
  
  问自己的心?莲茫然了。
  
  “问问自己,想要什么?”
  
  我想要什么?
  
  小时候,想要漂亮的衣裙。想要第一名,长大后,想要一份好的工作,想要在工作中得到人们的认可,后来她要找一个能够相依相伴的人,过平静而充实的生活。
  
  而现在,爱情、生活,对于自己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讽刺。这是爱情吗。面对着充满敌意和仇视的眼神。也许她可以给自己一个理由,就是儿子小路,可小路从小在暴力中颤栗,继而仇视父亲,现在是漠视一切。学校里叛逆而狂妄,这样的生活,幸福美满能吗?
  
  莲儿不寒而栗,可这个人,这个家,曾经是自己孤注一掷的选择。
  
  莲儿摇头,将头埋在枕中,用枕巾捂住自己的脸。
  
  燕子拿走枕巾,直视她的眼,她的心,“小莲,重新整理自己的生活,多想想自己的将来,你得活得对得起自己!”
  
  是啊,三十出头的女人,干嘛把自己绑作苦行僧,生活怎么就能泡在苦水中呢?
  
  大志发怒时,她总是急匆匆送走小路,回来看着他砸东西,劝他,又眼看着他将拳头砸向自己,一番痛哭后,又赶快收拾屋子,接孩子,做饭,在外面伪装一个公职人员的清高与优雅,与大志,小路一家三口的和谐。他们都外表出众,衣着光鲜。堂皇的外表!
  
天津治癫痫的医院是哪家  眼见着,孩子一天天在出问题,他欺负弱小,谩骂女同学,他不上进学习,甚至顶撞老师,动辄摔门而去,教师电话隔三岔五打来。而大志,一月中有二十天在醉酒,而后撒酒疯,在寻她的不是,没办法,她向大志的姐姐求救,可人家,也是满脸的不耐烦,现在的人,谁愿意整天伺侯着别人的孩子呢?何况是个不听话、不省事的孩子。整日里,家中这两个男人,一大一小,便使她如惊弓之鸟般提心吊胆的生活着,也煎熬着,有人曾说,生儿子好,家中会有两个男人一起爱着一个女人。可莲子,却要为这两个男人受尽折磨。
  
  同龄的人燕子,又怎么样,女儿送寄宿学校,独立上进;丈夫常出差,但对她疼爱有加;工作很努力,领导赏识,同事喜欢;她喜欢跳舞,唱歌,写作,上网,美容,烹饪,把自己的生活打理得五彩缤纷,她也整日光彩照人地,活力四射。同为女人,是自己当初选择错吗?
  
  莲子痛苦地摇头,她又想流泪。
  
  为什么,燕子是幸运的?
  
  燕子坐到沙发里,她变得严肃,
  
  “莲子,你在生活中丢了自己!这么多年了,婚姻生活中,你的心洞大开,装进了老公,儿子,再没装别的,你牺牲一切来维持这个家,可你达到目标了吗?你的付出有价值吗?
  
  大志淡视亲情,你隐忍了;大志不再勤劳吃苦,你用自己的辛劳支持了他;大志无端寻衅,你用无原则的大度放纵了他;小路不求上进,你和老师苦苦求情掩护着他。这个家,如一座燃炉没有动力,你扔进去自己,焚烧了,只剩白骨,也没有人会为你的悲伤流泪,除了你的父母兄弟。
  
  燃料的问题,得大家共同解决。拾柴,买煤,不时添火,搅动,否则,这个家就是冰窖一座。你是人,不是神,你没有那么大的能量,你一个人,撑不住一片天,只会让天落下,砸伤你一家人。
  
  天哪,原来是这样,是这样吗?
  
  与大志成家的第一天,莲便在这个乡间以独一无二的方式一个人回了娘家,而组建家庭后,大志每年过年拒绝回任何一方老人家一起过年,莲便留下陪他度过一个又一个冷清的春节——举国团聚的重大节日。
  
  他开始无端发火,莲子便不再涂脂抹粉,不再上同事亲朋的事宴,不再参加单位的聚餐,甚至不再穿裙子。
  
  小路惹祸了,大志不去学校,嫌丢人,只是狠狠揍小路,莲子便开始在大志面前竭力夸小路的优秀,在老师面前说尽了好话,在小路而前痛哭流涕,求他别再犯错误,给小路的姑姑买衣买肉,请他照顾开导小路,怜悯于她。
  
  而老天,真的怜悯于她,让她的生活好起来了吗?
  
  真的,真如燕子所说的那样:即使她为这个家榨干了身上每一滴油,然后投身自焚,大志和小路或许在暗然伤神一下下后,还嫌这个家有了尸腐味。
  
  莲子的眼睛亮了,眼睛亮了的莲子便不再只觉得心中苦了,身体里有一股涌动的力量。
  
  每一个人,心头都会有洞。洞口大小不同,洞内所盛不同,你可千万别忘了,这个洞里,得装着自己,自己的个性,品质

【编辑:雨亦奇】

------分隔线----------------------------